Friday, April 15, 2005

明信


思考中的一個問題,大到哲學的層面,就是究竟為何要把這些字放在這裡。

想像中這是一張一張的明信片,寄到誰家裡,從很遠的地方。
從25歲第一次自己出國開始,到一個新地方,就會寫一張明信片回家。那次出國時間很長,寫的字都比我先回到家。
後來明信片的重點之一是與友人交換,我們沒有一起去,就寫張給你,說我有想著你。
字全都露在外面,跟郵票郵戳地址名字都都擠在一起,被郵差看到也沒有關係。

現在這樣,我們每天有寫不完的句子,有的時候是講給特定的人聽的。講很多的那個你你你到底重要不重要?“被看到“到底重不重要?“被誰看到“到底重不重要?
到底有沒有關係。
我暫時想不到什麼好的解釋。

等到那個你你你看到了這些,也許我就是已經想到了某一種說服自己的解釋。

5 Comments:

Anonymous 烏鴉 said...

還可能因為寫了不完整的地址,而讓另一個屋子的人也看到某人對某人的掛意。
現在,那張該你的手繪明信片究竟是誰替你收取了那些信息?

4/12/05 21:45  
Anonymous 私家 said...

呵呵,這真像是電影的情節。

19/1/06 12:30  
Anonymous 小卡 said...

北鼻,我發現啊,
日本的郵戳上面,
"月份"是用羅馬數字標示的耶~

26/9/08 18:36  
Anonymous 私家 said...

“明信“,我就猜到你會留在這裡,心有靈犀,呵呵。

27/9/08 09:10  
Anonymous 小卡 said...

果然果然^_^
可你這留言的連結到底是怎麼了啊?!

今天看到富良野!哇!

28/9/08 00:07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