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ne 22, 2006

濁流



...一個人靜靜地望著窗外被雨點淋溼的油桐樹花朵飄落在校院的地面上,潔白的花瓣被爛泥沾染得污穢不堪....《亞細亞的孤兒》

以前跟吳濁流真的不太熟。

怎麼,好像很少提到工作上的事吧。這兩年繼續長期抗戰的紀錄片《草木戰役》要說來還真是話長。每次想到要從頭說起這長長的故事,就有點語塞吶。你也知道我的文氣不長,總是三言兩語就想要結束對話了(就像現在啊)。

只好留點時間,再慢慢給你透露吧。

5 Comments:

Anonymous 私家 said...

今天寫了這個,突然又聽到了羅大佑.......

22/6/06 23:02  
Anonymous 背鰭 said...

ya......我是no.9999號訪客.........

30/6/06 15:15  
Anonymous 國鈞 said...

室友需要在blog上講話嗎?

3/7/06 03:43  
Anonymous 背鰭 said...

咦......國鈞看不下去了......
是啊...還會msn討論中午要吃什麼......

3/7/06 09:45  
Anonymous 私家 said...

挖哈,竟然是這樣引來國鈞的留言.......

將近一個星期沒有網路,竟然覺得無比的平靜啊.....

好好好各位,我會用功的!!

8/7/06 20:04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