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September 23, 2006

信件



親愛的C,
致贈一張我所謂的樹狀圖
必定跟你苦惱的功課完全無關,跟真正的「樹狀」也只有一點關連。哎,這種幫不上忙的橋段還頗具我的風格。

這是【草木】片子中的場景。

圖中看到的樹,是已經死絕的莿桐,一大片曾經豐盛美好的扇形樹枝枯竭,根部經已腐爛。
為了拍攝這種染上致命疾病的大樹,我曾經問你要過澎湖朋友的電話,雖然後來沒有真的去澎湖拍攝,我們在台灣四處走跑,找到幾處絕望死了虛弱病了堅強開花了的莿桐,這些就足夠另外再說一個故事了。
前景的國中棒球男生,是台東卑南少年,青春正好,生命正延續。

本來只是一封簡短的信,希望能盡一份棉薄之力,助你繼續寫功課下去啊。

2 Comments:

Anonymous 卡洛 said...

啊,照片的場景真熟悉...
高中的時候,有將近一個學期都在打快壘
大學的時候,有三年都在看棒壘球...

我的功課在連續兩張突如其來的樹狀圖出現之際
好像真的跨過了一點什麼......
(各位,不要緊張,"幾年後"要寫謝誌時,
我一定會小心名字拼音--哎,這種超連結的回應也算是我的風格啦...)

25/9/06 02:49  
Anonymous 私家 said...

卡洛真是個運動女孩啊 ^___^

25/9/06 23:03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