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May 07, 2008

晴明



知道許多聞人都紛紛著迷於《陰陽師》,在未大量閱讀之前,我好像不太了解,究竟是為什麼呢?

這陣子的每天晚上,在忙碌昏亂的各種工作討論書寫拍攝企劃預算列印電話連絡msn之後,我半躺在床上,怎麼也堅持地要翻幾頁陰陽師,雖然明知一下子就會睡著....

就這樣,一本接一本,渡過了每夜睡眠的開頭。

晴明與博雅閒坐如常喝酒的那條窄廊,彷彿無人打理卻逕自訴說著四季的庭院,疏漠又異常親密的對話,幽哀、靈趣又無奈的諸多神怪夜鬼....
實在讓人不自覺沈醉下去。(是嗎?我竟然用了「沈醉」這字眼。(嚇))
整個氣氛情感那麼真切,不是個人鬼神同在的烏托邦嗎?

我不怕千篇一律。
甚至認為正是千篇一律的寫法才成功。
我自己已完全習慣有晴明、博雅兩人在的場景,最近更感到,其實我不是寫手,而是那現場中的空氣。
事情就是這樣。
看樣子,我將終生寫下去。
--夢枕獏

這種說法難道不感人嗎?當然,我會陪你一起讀下去的。

3 Comments:

Anonymous ZIR said...

埃呀...俺到現在一本都還沒有開始
被人嫌說:辛苦寫的都沒有人留言....(悲哀狀)
趕緊來留~"~

9/5/08 00:10  
Anonymous 卡洛 said...

忽然想起來,2006的書展,
那場YF與夢枕獏的對談,我們都有去嘛!

其實,在網海一片晴明博雅當中,
最吸引我的卻是"夢枕獏"這名字
一度以為,這應該就是小說名字才對啊~

10/5/08 05:47  
Anonymous 私家 said...

是啊是啊。

結果一寫,借來的陰陽師系列就被送回家了。
(噗)

12/5/08 02:33  

Post a Comment

<< Home